33fabu.com本站最新域名,请及时收藏!
字数:712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妻子给摄影师网友X做裸模

  (五)照片里,妻子主动把乳头给X吃,发现了妻子的秘密

  看了X发来的照片,我心里不安中夹杂着兴奋,但是很快,强烈的兴奋短暂的压制住了一切理性思考,我忍不住看着照片开始自慰了。

  脑海里不断的幻想着妻子给X口交时的场景,想像着妻子跪在X的身前,用力吮吸着X那又黑又粗的肉棒,想像着妻子的一对雪乳,映衬在X那毛发旺盛的黝黑的大腿上,妻子的美嫩的乳头因为摩擦而变得肿胀娇艳……

  我疯狂的撸动着鸡巴,精液喷射而出。痛快的射精之后,正当理智逐渐要回到我的大脑中时,X又发了照片给我,这次他没有加任何的文字评论,照片胜过任何文字。

  照片里,妻子正托起一只丰满雪白乳房,把已经勃起的乳头塞入X的口中,而她的另一颗因为兴奋突起的乳头上,还依稀闪烁着水光,显然刚刚被X吮吸过。
  妻子确实是主动的。

  我的鸡巴不由的又硬了,但是我的心却像风中飘舞的纸片一样,时而上升,时而下沉,说不出是喜还是忧。

  妻子为什么会主动找X?是因为我这段时间工作过於繁忙忽略了她?还是因为我不断的和她在视频聊天里幻想X,催发了她的情欲?还是因为她真的喜欢X的大鸡巴?

  尽管心里在纠结,但是看着照片,我忍不住又开始用手撸动鸡巴,不安再次变成了狂野的幻想,X的一只手在自拍,那另一只手呢?会不会伸进了妻子的小内裤里去扣妻子的汁水充盈的小穴?

  妻子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主动,这么淫荡?如果X再带别的男人来,妻子会一样的热情主动吗?会和他们3P吗?妻子的小穴会射满别的男人的精液吗?
  又是前所未有的兴奋与喷射,疲倦之后,不安再次爬上了我的心头。归根到底,我仍然深爱着妻子,既想追求刺激,又担心会不会太过火。

  带着满腹的疑问、不安与兴奋,我回到了家里,放下行李趁着几天休假的时间,赶紧驱车到了妻子那里。

  因为不是周末,我到了妻子家里的时候,妻子还没有下班。我下意识的开始在妻子的房间里翻看起来,不知道期待着要找到什么或者不要找到什么。

  妻子的房间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整洁,繁忙的工作以及和我的两地分居,使得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来点缀居家装饰,一切都是极简主义。

  房间里一切正常,除了妻子最近添置的一些比较性感的内衣外,我看不出有任何的不同。

  翻开她的床头柜,发现她新买的一根自慰棒,这个我是知道的,以前她喜欢的那根被她用坏了,她还问我既然我是学电子工程的,会不会修自慰棒?

  我试图打开她的电脑,但是电脑是指纹识别解锁的,虽然我能绕开指纹识别,但是我仍然不知道她的密码。电视上经常演电脑高手破解密码,但是现实中谈何容易(手动破解都不要想,自动破解也许还有搞头,譬如用remote login自动测试密码),我只好放弃。

  无奈与疲惫,我靠在了妻子的沙发上,随手拿起了她的ipad。

  好在ipad没有上锁,我打开ipad想看会儿美剧等她回来,但是无意中看到了妻子安装的instagram app,就顺手点开了。

  我知道妻子用instagram分享些美食或者风景的照片,但是因为我没有instagram帐户,我没有follow过她。

  app自动登录,最近一些都是她的午餐,还有路上见到的猫猫狗狗、花花草草的照片,然后还有一些她健身的自拍,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

  因为妻子的instagram设置的是只有好友可见,所以我还以为会看到什么劲爆的内容。

  我无聊的翻看着,下意识的翻看到了妻子单独和X拍照的前后的照片,突然看到了下面这张照片:

  下面有妻子的留言:「在摄影师的眼中,世界是赤裸的。」

  妻子在这张照片下面的@了X。

  我心突然的「咚咚」的急剧跳动起来。X说那天他们是在妻子的健身馆见面的,这张照片肯定是刚刚健完身的妻子。但是我没想到的是妻子健身会穿这么性感的运动胸罩,更没想到妻子会堂而皇之的分享这样的照片,并且听妻子的口气,似乎在那时就并不讨厌X……

  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疑虑,为什么妻子会答应X单独拍照,为什么第一次单独拍照就被插入了。真的只是为了满足我的刺激吗?

  我的头有点懵了。

  (六)X的inst相册里出现了妻子新买的性感内衣,但是这还不是全部
  因为妻子@了X的instagram帐户,我顺手也点入了X的相册。
  我注意到他的相册也是不公开的,因为妻子是他的好友,所以可以访问。一时间我有些热血上涌,他的相册里会不会有我看过的妻子的照片?

  找到妻子的照片简直不费吹灰之力,因为就在X的相册的首页,不只是一张而是一组。

  虽然X的每张照片都隐去了妻子的脸部(因为X还和其他人分享他的相册),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妻子新买的性感内衣,那是一件纹着红色花瓣花纹的黑色薄纱带的吊带睡衣,睡衣带着性感的花边,胸前有黑色的丝带,可以系住,也可以解开。我刚刚在妻子的衣柜里看到过。

  X这组照片的第一张是妻子穿这件睡衣的一个胸部特写,镜头下,妻子的丰乳耸立,乳头若隐若现。

  接下来,X仍然觉得意犹未尽,又是一张更近距离特写,透过妻子的睡衣,连她乳头中心的凹陷都可以看到了

  接下来,妻子胸前的丝带被解开,雪白的乳房也彻底裸露了一只出来,又是特写,妻子的乳头硬了,不知道是不是被X摸的,或者是妻子自己揉的?

  看着情欲飘扬的妻子,我的鸡巴开始变硬,我的手又忍不住开始伸进裤裆开始撸动鸡巴。

  全身照,妻子叉开腿坐着,可以看到她那薄弱蝉翼的性感内裤,它和睡衣是一套的。这样质地的内裤几乎是完全透明的,所以她的小穴肯定被X一览无遗,她那性感粉嫩的小阴唇现在是不是已经微张,是不是已经流出了甜蜜的爱液?
  拍摄的地点明显不在妻子家里。难道是X的家里,或者X的studio(X曾经提到过他经常会借用一个搞婚纱摄影的朋友的studio),如果是在studio,那么会不会还有别人在场,譬如X的朋友?他们是不是也已经像我一样坚硬似铁?

  看着这样的照片,幻想着当时场景,我的鸡巴硬得要撑破裤裆了,之前所有的懊恼、犹豫、迟疑都被这突入起来的兴奋所取代,妻子的小穴真的需要其他男人的精液滋润了吗?

  妻子听话的摆出各种各样的性感姿势,照片太多,贴图麻烦,我就不一一张贴了。下面这张照片,没想到妻子的睡衣透明到她肚脐上肚钉的打孔都能看到,那她的小穴肯定是被看光了!!!

  就当我以为这一切都将结束的时候,突然一张彩色的照片映入眼帘。照片里只有一只扬起的男人的手还有妻子一只裸露的乳房。这是谁的手?他想干什么?
  为什么妻子的乳头已经硬了,她在期待着什么?

  在场无论是拍摄者还是被拍摄者,此时的情欲都应该被挑起来了吧?他们会就这么结束吗?接下来是什么?妻子的乳房被那只手爱抚,她的小穴里和嘴巴里都会插满男人的鸡巴?她要被干多少次才能满足?

  虽然这些都是我的臆想,但是我的鸡巴却怒不可遏的勃起到了极限,心中的嫉妒与兴奋掩盖了一切,我甚至没有注意到窗外的天已经黑了,而我却一盏灯都没有开,就在黑夜了坐着看着X给妻子拍摄的照片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突然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。

  (七)被强暴的妻子竟然有了前所未有的高潮……原来真的不止一个男人
  门口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,我赶紧放下了平板,以为是妻子要回来了。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,但是我的身体里却有着一股子无法抑制的冲动和欲望,好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,这种刺激,让我的眼前闪起眩晕的火光,闭上眼睛,则是一片涌动跳跃的红色。

  时间像沥青一样变得凝滞,我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闪现回很久以前那个熟悉、恐惧又刺激的场景。

  那是我上小学的时候,爸爸因为做生意失败逃债去了,剩下我和妈妈东躲西藏,有段时间我们只好暂寄宿在一个亲戚家,那是爸爸的亲叔叔,我管他叫叔公,因为他是地方上的一个官员,所以能给我们庇护。

  那也是一个晚上,我在酣梦中突然被惊醒,我睡在床里面,妈妈睡在床外面,我惊恐中看到一个浑身酒气的身影压在妈妈的身上,撕扯着妈妈的睡衣,他的嘴里嘟囔着:「让我弄一下吧,我真忍不住了,弄一下啊。」

  那声音是那么的熟悉,是的,那是叔公。

  「叔叔,别……」妈妈无助的哀求声。

  叔公并没有停止的意思,他扯开了妈妈的睡衣,把头埋进了妈妈赤裸的胸脯里,嘴巴里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吮吸声。

  妈妈无力的推着他,但是也没有再说话。屋子里又沉寂下来,只有叔公吧唧嘴巴的声音和妈妈若有若无的一声呻吟。

  我昏昏的睡去,等我再次醒来,明月满床,叔公已经不在了,只有衣衫不整的妈妈坐在床头发呆。她头发淩乱,睡衣敞开着,露出一只雪白丰满的乳房和翘起的乳头,睡裤不知道到哪里去了,光洁修长的双腿蜷曲着。

  月光贪婪的潵在她的身上,她那雪白的皮肤泛着光彩,像是一尊女神的像。
  露着一只乳房,她下体赤裸,双腿蜷曲。

  现实和回忆混合在一起,眼前如走马灯般跳跃着X压在妻子身上的画面,叔公压在妈妈身上的画面,雪白的乳房,嫣红的乳头,黝黑的鸡巴,淫水四溢的小穴。我觉得身体几乎要迸裂了。

  门口又是一阵钥匙声,但是门还是没有打开。我有些狐疑的站起来朝门口走去,勃起的鸡巴仍然顶着我的裤子,憋的我难受。

  透过猫眼,我看到门外的果然是妻子,但是她醉了,已经醉得无法准确的把钥匙插进锁眼里,她扶着墙站着,身上的西装套裙已经淩乱不堪,她的衬衣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,露出雪白的胸肉和内衣的带子。

  显然妻子今天晚上有应酬,她在投行做销售的,要常和客户打交道,应酬很多。销售其实就是客户关系。

  不过妻子忘记了我今天来看她,我只是在聊天的时候提了一句,并没有给她确切的行程。

  看着门外的沉醉娇美的妻子,我的身体终於爆发了。我看到门边衣架上挂着的妻子的丝巾,顺手扯下来,蒙在脸上,掏出手机,打开手电筒功能,让闪光灯射出的强光,像把利刃划开了黑夜。

  妻子又在试图插钥匙,我猛得拉开门,妻子一个重心不稳,跌在我的身上,她试图看清楚我是谁,我把手机的强光照在她的眼睛上,她不得不闭住了眼睛,嘴里因为惊恐几乎要喊出声来。

  我重重的关上大门,捂住她的嘴,把她拖进客厅。黑暗的屋子里只有手机随机扫过的光束。

  我把她摁在客厅的地毯上,强光照射着她的脸,让她睁不开眼睛,她试图反抗,但是因为醉酒,并没有太大的力气,她想呼喊,但是我听得出,她的舌头在打结。

  我开始拍照,一种近似报复的心理,如果X能拍照,我自然更能拍照。手机的LED灯下,妻子的衬衣绽开,露出性感的香肩和内衣。

  我开始用力用一只手撕扯妻子的衬衣,她的纽扣想子弹一样被弹飞,很快内衣露出来了,内衣下面是一对丰满的诱人的乳房,我好不怜惜的伸手去抓她的乳肉,这一瞬间,我像是X和叔公的合体。

  我扯下了她的乳罩,於是她的一对大奶蹦跳了出来。

  妻子在反抗,但是克制的反抗,我知道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她不会试图激怒一个不明身份的袭击者。

  像许多情侣或者夫妻讨论过的那样,我也问过妻子如果她遭遇强奸,她会怎么办?她说,如果无法反抗,那就只能享受。

  深色的西装衬托着她赤裸的丰乳,显得性感而淫荡,我一边拍照,一边用手奋力的去揉捏她的大奶子,拧搓她的乳头。她的乳头因为兴奋而变得坚硬,像是一颗小玛瑙。

  我低头像X一样吃她的乳头,但是因为脸上蒙着她的丝巾,只能透过丝巾含住她翘起的乳头使劲吮吸着,轻咬着。

  这时妻子大概明白了她的袭击者的意图,也许是因为我并没有伤害到她,她不再剧烈反抗,而是用英语小声说:「Take it easy, easy……」(放轻松点儿,轻松点儿),她显然还没有认出我。

  我一手揉动着她的乳房,一边用蒙着丝巾的脸蹭动着她的乳头,她如游丝般的发出一声轻微的「啊——」

  她的呻吟刺激着我的神经。我掀开她的裙子,她并没有太多的反抗,她穿着连裤袜,肉色的丝袜异常性感,我伸手抓破了她的丝袜,露出她半透明的内裤,让我惊奇的是她的内裤居然已经湿透了!!!!!,裤裆间一片很大的水渍,印出阴唇的形状。

  我撕扯下她的内裤和丝袜,妻子粉嫩的阴唇微微张开,淫水四溢,阴蒂因为兴奋居然已经硬硬的突起,像是一颗豆子,妈的,她真是欠被男人操了!这样的美穴,是个男人都想插入吧?X肯定是插过了,X的朋友呢?

  要在平时,我肯定会忍不住去亲吻她的阴唇,舔弄她的阴蒂,但是今天我是在强奸,所以我只是把她扔在沙发上,看着她那赤裸的下体,和修建整齐的阴毛,想像着X操她时的情形,解开了裤子。

  妻子已经变得比较配合,不知道是因为安全,还是因为动情,或者她认出来了是我?

  在我准别插入的时候,她突然说了一句:「Use a condemplease——」(求求你,用安全套)。

  妈的,她肯定是动情了,我根本没有理会她,分开她的腿,握住鸡巴,一插到底,她的小穴因为紧张要比平时更紧一些,也更刺激,像是一张温柔的小嘴吮吸着我的鸡巴。

  暴风骤雨般的抽插,不到一分钟,妻子竟然高潮了!!!!!!

  我第一次见她这么强烈的高潮,身体紧绷,肌肉抽搐,像是被电击了一般,她的嗓子里发出了啜泣的哭声,而她的牙齿却紧咬着,把一张秀美的脸都弄变形了。她的乳头则应为兴奋而突起,变成了妖艳的粉红色。

  并且,随着她肌肉的抽搐,她的小穴里竟一股一股的喷射出水来,弄的我一身都是。我第一次经历妻子潮吹,一时间兴奋冲击着神经,也忍不住疯狂的射精。
  我打开了灯,妻子的小穴一片狼藉,淫水夹杂着我的精液。

  妻子这时才意识到是我,一脚把我蹬开,沖我大喊了一句:「混蛋!」然后大声哭了起来。

  射精也让我变得清醒理智起来,我揉着被她踢痛的腰眼,跪在她的跟前,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,我去帮她擦泪,但是她却伸手打我,我低头亲在她的嘴上,对她说:「我爱你!我是真心的。」

  她开始拒绝我,紧闭着牙齿不允许我的舌头进入,我只能轻轻的吮吸着她的嘴唇,一边抚摸着她刚刚经历过暴风骤雨的身体,当我的指头攀上她那仍然肿胀的乳头时,她身体颤抖了一下,嘴巴微微的张开,接纳了我的舌头,於是我们热吻起来。她停止了哭泣,对我说,她也爱我。

  渐渐的,我们的身体又贴在了一起,正当我试图再次进入她的身体的时候,她在我耳边小声的说:「你可不可以再把脸蒙起来,还有,像刚才一样粗鲁……」
  我们像野兽一样做爱,直到筋疲力尽。

  已经工作了一整天又喝醉了的妻子,此时像一个美丽的天使一样安详的睡着了。睡梦里,她是那么美丽动人。但我的思绪还在过山车似的此起彼伏。

  突然,我想到一件事情,於是翻身拿起了妻子在床头柜上充电的苹果手机,仍然是指纹加密,我望着一旁沉睡的妻子,轻轻的拿起了她的手,解锁。

  翻开微信,在聊天列表里很容易就发现了X,并且是在一个三个人的群聊里面,因为有未读资讯,我有些犹豫要不要点开,但是想到妻子肯定不会记得未读消息数目,而明天也许就会出现新的未读资讯,掩盖过我看过她微信的事实,於是,我点开了那个群聊。

  简单的无头绪的文字,我向前滑动着,直到看到一张照片,我的心顿时像翻涌的岩浆滚入了海水一般。

  (八)妻子的真相,肌肉男Y粗大的阴茎,欺骗,与不是结尾的结尾

 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开始流览微信群里的资讯,先翻看了照片,有几点发现:
  首先,这些照片应该和Instagram同一批照的,譬如下面这些照片的前几张,就是妻子穿着性感睡衣时臀部的特写,但是因为某些原因,这些照片没有放在Instagram上(估计是因为太暴露,违反ins的规定);
  其次,这些照片要更露骨一些,除了简单的拍照,妻子还用秀美的手指抚摸小穴的自慰照片,尺度非常的大。说实话看到妻子在别的男人面前自慰,我又硬了!

  再次,照片里出现了一个肌肉男,他和妻子有一些貌似艺术的合影,但是也不乏情色的照片,譬如第五张,他拧着妻子的乳头,嘴唇几乎和妻子贴在了一起(妻子的表情很诱惑,可惜为了隐私不得不删除)。

  第六张,妻子捧着他的鸡巴,虽然还没有完全勃起,但是尺码已经惊人(不知道为什么,我甚至有些期待看到妻子的小嫩穴里塞着这根鸡巴)。第七张,肌肉男貌似压在了妻子的身上,妻子的乳头已经兴奋的凸起。乍一看,以为他们在做爱,但是妻子放松的手臂似乎证明这只是在摆拍。

  再次,除了肌肉男Y和X,应该没有别人,X直到最后才加入,并且只有X伸手摸过妻子的私处,肌肉男始终和妻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(看得出肌肉男和妻子并不是很熟悉)。妻子触碰过肌肉男和X的鸡巴,但是并没有给他们口交。
  最后,妻子也没有被X或者Y插入。有些摆拍的照片,但是并没有实质性的性接触。

  后来X送妻子回家,在家里妻子也只是再次给他口交,并没有和他做爱。X只发给我了照片的一部分,口交之后,他射在了妻子的胸上,但是下面这些图片他并没有发给我。

  仔细阅读了妻子和X的聊天记录,还有他们的群聊记录,我这才明白这中间的具体经过,不禁怒火中烧,不是对妻子而是对X。

  因为从头到尾,X说了不少谎,譬如他第一次插入,他对妻子说是我授意他这么做的,并且还断章取义的发给了妻子我和他聊天的截图,我的原话只是说在幻想的场景下,可是X却没有把这个前提告诉妻子,这也是妻子在那次裸拍中对他冷漠的原因,因为妻子完全是因为我,才答应与他裸拍的并让他插入的。
  但是让妻子误会的,是当我知道她被X插入后的反应。因为我表现出极大的兴奋与热情,使得妻子误认为X对她说的话是真的,认为X不过是在帮我达成幻想(可爱而又可怜的钰琳),所以才有第二次拍摄,并且这次拍摄X还叫上了Y。
  Y是X用过的一个模特,因为经常健身,所以身体条件比较好。

  X告诉妻子我想拍一些更情色的照片,并且说我答应了和男模一起拍的事情(其实我并不知情)。所以妻子才答应,但是妻子也和X说明因为是陌生人,所以必须以她comfortable为界限。也是因此,他们并没有直接的性接触。

  之后X送妻子回家,说是要补拍一些更刺激的照片给我,所以妻子才主动配合,当然,我觉得这个时候妻子也应该有些动情了,所以才会顺从的答应X的请求,不过妻子只是给X口交,让他射在了乳房上。

  这也解释那天晚上,妻子为什么突然发给了我一张她用新的自慰棒自慰的照片。照片里,她的淫水已经把自慰棒完全浸湿了,我但是还不明白,为什么她这么兴奋,甚至还打趣她说实在不行,让X的大鸡巴帮帮她。

  妻子当时还很认真的说,她那里只有老公才可以。

  知道前因后果之后,我发了微信给X,斥责他的不诚实,但是他却只用一句话把我堵得无话可说:这一切难道不都是你内心深处最想的吗?

  这确实击中了我的要害,即便是刚才看妻子和肌肉男的照片时,我竟然还变得兴奋了……

  人就是这么矛盾……

  望着熟睡中的钰琳,我轻轻的亲吻了她那美丽的面庞和略带笑意的双唇,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:「我爱你。」

  (就写到这儿吧,和Y在七月四日国庆假期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些事情,就不再赘述了,只帖几张当时的照片吧,当时我是在场的,因为妻子那时是在沉睡状态。)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